cubesugar

火種(上)

前言:459讚讚讚!!!(′・ω・`)

以下的設定背景是「如果UMP姐妹原本是人類」

為了不和官方設定和時間軸衝突,我已經努力地看過設定集了。

如果有bug的話我會再修正。

以上。

=====================


45和9,是她們兩人被撿到這裡來時得到的編號。

 

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只是這兩個號碼剛好空出來了而已。

 

原本的「45號」和「9號」已經被扔進不知道是第幾個臨時挖出來的淺坑,等到這裡也裝不下另一具屍體時,就會被一把火燒掉,再由其他孩子扛著比他們瘦小的身軀還要長的鐵鍬,把剩下的一切翻進土裡。

 

被揮手驅趕的蠅類,停在灰白的爛皮上清理自己的觸角。

 

走過這些土坑時,45總是會拉著9快步走過。她不希望她看見,至少,現在不要。

 

從有記憶以來,他們兩人便不斷穿梭在廢墟中,尋找能暫時棲身的角落。從天而降的炸彈摧毀了大部分的地上建築和生命,45親眼見過一個前一秒還呆望著天空的人,下一秒便化為無數片紅色殘渣。

 

看似沒有終點的盲目逃亡即是她們短短數年的人生代名詞。

 

直到遇見一個穿著白袍的男人。

 

那人禮貌的向她們問好──那畫面還真奇怪,一位端莊白淨的成年人,竟對著兩個隨時可能死在某處的孤兒微微彎下腰。

 

他說他是個醫生,詢問她們是否願意接受庇護。事實是,當時已五日沒找到食物的45和9根本沒有選擇。

 

所以她們來到了這裡,分別得到了一個數字當作代號方便稱呼,反正她們從來也沒有姓名。

 

「這裡」表面上是個塗滿深綠色迷彩的圓頂建築,主要設施和空間則都設在地下。光線有些不足的走廊連接著大小形狀各不相同的金屬艙門,大部分的門都是緊閉的,屬於她們的門則在某條小岔路的盡頭。

 

門後的一切都是純白的,和醫生拿來的布製衣裙一樣,她們不曾看見那樣乾淨的顏色。在記憶中,這種顏色總和四散的土塵或是不同明度的深紅混合著,45甚至覺得牆壁的反光刺了她的眼,但是9意外的非常中意這樣的設計,45也就放棄了用雙腳上的泥土塗黑房間的計畫。

 

總的來說,這裡的生活還不算差。附近有很多和她們年紀相仿的孩子,每天都有固定量的食物和水,天氣變化也不會影響這個地下碉堡的內部空間,更重要的是不會出現劃傷肌膚的破片或流彈。

 

讓45無法放鬆警戒的是,密集到不尋常的身體檢查,以及偶爾被要求抬出去清理掉的孩童屍體。

 

「他們不是被你像這樣抽血抽到死的吧?」在一次「例行」的血液檢查過程中,45直盯著把她們帶回來那人的雙眼,語氣完全不像是在開玩笑。

 

「不,是他們的狀況本來就…要是…要是能更早找到他們就好了…」男人的眼神滿是懊悔,甚至還哽咽了起來,這成功讓45沒再追問下去。

 

就當真的有個坐擁地下研究所、豐富物資卻悲天憫人的醫生會在戰時以收留孤兒為志業吧。

 

雖然他還教孩子們用槍,以一位普通的醫生來說,擁有一整個軍火庫的槍枝還滿不尋常的。

 

「外面的人都會為了自己的利益互相廝殺,學會保護自己對你們並沒有壞處。」面對提出的疑問,男人如此回答。

 

45和9都同意她們最擅長的武器是衝鋒槍。重量輕、後座力小、還能用掃射的方式對抗複數目標。各自慣用的槍也十分相像,如同長相雷同的兩位使用者,唯一較明顯的差別在於彈匣的形狀。

 

9的槍法與她的姐姐相比略勝一籌,但她不太喜歡拿槍,總是告訴45,等她長大了也要成為像醫生一樣幫助別人的好人。

 

45摸摸她的頭告訴她,她可以的。

 

過了好些年,到她們10歲的時候──至少醫生是這麼估算的,事情開始有了變化。

 

原本的「例行檢查」至多就是抽一點血和測量體溫之類的,但最近醫生會在她們身上注射沒見過的液體,偶爾還打入麻醉,對四肢動手術,但切開皮肉後實際做了什麼並不清楚。

 

9不太喜歡她和45雙手雙腳都纏滿繃帶的模樣。

 

「醫生,為什麼要做這些?」

 

男人面有難色,接著蹲下來讓自己的視線高度和女孩重合。

 

「這個世界原本不是這樣的…在好多年前有人放出了對環境有害的物質,很多人開始生病死去,就連後來才出世的孩子也逃不過,妳們也不例外,但是我這幾年終於研究出解決方法,只要完成手術流程,妳們一定可以活下去。」

 

「活下去」這個詞深深的烙印在45和9的腦內。

 

即使手術帶來的副作用一次比一次還痛苦,她們相信只要堅持住,就可以繼續站在這個世界上。

 

「45姐,我想和醫生學習治療病人的方法。」9靠著坐在床上的45,眼神幾乎可以用閃閃發亮形容。「我想過了,我也要成為醫生!」

 

「可以啊,等妳的病治好了,他應該會答應教妳吧。這樣妳幫助別人的目標也可以實現。」45翻看著從軍火庫拿來的槍械資料,對9的志向表示肯定。

 

「不只這樣,就算以後我們離開這裡,我也可以隨時幫到45姐了!」

 

9的願望最終沒能成真。

 

某個深夜,一連串爆炸聲響驚醒了所有人。45拉著9,跟著人流趕緊跑到源頭查看。

 

本以為堅不可摧的基地大門竟被炸出一個巨大缺口,從外頭湧入了十幾名黑色武裝人員,他們手上的槍45多半只在書頁上看過。

 

醫生擋在眾人面前,緊張的打量這群用炸藥打招呼的不速之客。

 

「你們是軍事承包商…?為什麼進來這裡?」

 

「沒為了什麼,收錢辦事而已。你就是90wish的走狗,是吧?」戴著面罩的士兵環視著周圍聚集過來的孩子。「所以,她們全是改造人形?」

 

「不,她們不是…」醫生沒來得及說完,胸口就被貫入兩顆子彈。

 

「就算現在不是,遲早也會是吧?別以為我們沒調查你這躲在地底的鼠輩這幾年都幹了什麼勾當。」帶頭的人毫不在乎,對著身後的部屬下令:「通通殺掉。」

 

那些軍人收到指示,立刻舉起衝鋒槍朝目標群掃射,慘叫聲瞬間充滿了整個地下堡壘。

 

45趕緊撲倒在地,把9抱在懷裡,不可置信地瞪著倒下的男人。

 

「改造人形?不,比起這個,你騙了我們…?」

 

他沒有看她,只是顫抖著拿出了一台小型遙控器,按下其上唯一一個按鈕。

 

在爆炸波吞噬了整個空間的前一瞬間,45認出來了。

 

那是和兩年前一樣的悔恨神情。

 

=========================

 

過了多久了?幾分鐘?幾小時?還是一天?

 

45掙扎著爬起身,還沒從耳鳴中恢復,她甩甩頭,看見幾滴鮮血落在地上。

 

用手摸過左臉,全是血。是因為中槍,還是被爆炸引起的坍塌傷到了?不知道。

 

她急忙抬頭尋找9的身影,還好,她唯一的親人就待在旁邊,完好無損,但是眼淚已經爬滿了臉頰。

 

「45姐…妳的眼睛…」

 

「沒事的,9,稍微安靜點,那些人可能還在附近。」45從扭曲的鋼筋下扯出兩把衝鋒槍,外表沒有變形,應該還能用。她將其中一把塞到9的手上。

 

「待在這裡不要動,等我回來。如果有不是我的人出現在妳面前,就開槍解決掉;如果過了15分鐘我還沒回來,妳就先走,離開這個地下監獄。」

 

原本就缺乏自然光線的區域由於爆炸失去了大部分的電源,剩下寥寥幾盞閃爍著黯淡光線的破燈,讓周遭環境多了些鬼魅氣息。

 

45從水泥塊後躍出,握緊漆黑的衝鋒槍,一路上繞過散落一地的斷裂電線以及無法辨別身分的殘肢,開始評估如何清除離開這裡時會遇上的障礙。

 

那場爆炸比起抵禦入侵者,更像是為了湮滅證據準備的。到了原本的入口時,45能看見先前闖入的部隊還有約七名存活,正守著外頭的區域,其中一人還不斷破口大罵:「沒人告訴我們那個人竟然這麼瘋狂,把自己的實驗室引爆…該死!那些混蛋為了『人形』搞出的爛攤子,竟然找人類處理!」

 

「別說了,老大弄來的人形根本沒辦法執行這種殲滅任務,以他們對爆裂物的熟練程度來看,在到達目標之前可能就先炸壞自己了。趕快重新整隊,確認沒有生還者之後向總部回報。」

 

45很快就想好了計畫:先盡量解決多數的人,可能的話,再留下一個傢伙好好問清楚所謂「人形」的事。

 

即使有過基本的訓練,要開槍奪走他人性命,一般人都會有難以突破的心理障礙,但是此時的45只知道,如果不戰鬥,死在這裡的就會是她們。

 

她的突擊在一開始非常有效,那些在附近巡視廢墟的戰鬥人員沒預料到還有生還者,更沒想到這個生還者還會用槍。第一時間撂倒前幾個人可以說是毫無難度,但剩餘的幾位傭兵很快便重新組織起來,排出陣型抵抗預期之外的威脅。

 

面對訓練有素的敵人,僅有10歲的女孩佔不到多少優勢,對峙沒幾分鐘,一顆步槍子彈利用她喪失一眼視力產生的死角擊中了左膝。

 

這一槍讓45發現自己暴露在彈道內,只能先躲在一面半毀的白牆後,對方並沒有停止開火,密集的火力不斷打擊著脆弱的建材,不用多久她就會和這臨時掩體一起被彈幕貫穿。

 

在牆壁崩毀的前一瞬間,卻多了一串陌生的槍響,原本密不透風的攻擊也同時戛然而止。

 

45小心地從藏身處往對面探頭察看,漫天的飛塵中,殘餘的士兵已全數倒下,唯一還站著的身影與自己有著相仿的外表。

 

她的妹妹維持著握槍的姿勢,但手臂因用力過猛不斷顫抖,一縷輕煙從黑色的槍口飄出。

 

45不知道9是何時跟上來,又是什麼時候繞到那些人後方的。但還是拖著腳跑到她的面前,抬手壓下發燙的槍管,輕聲安撫:「可以了,9,把槍放下,已經沒事了。」

 

9鬆開手,讓有著彎曲彈匣的衝鋒槍落在地上。她的臉上還留著淚痕,險些失去親人的恐懼還未從腦中散去,看見45被血污覆蓋的臉,便上前抱緊對方,生怕只要放開手,又會有人傷害自己的姐姐。

 

45看著在懷裡低泣的妹妹,只當她是被突然出現的變故嚇到了,她伸出連續開槍後有些酸麻的雙手,有些生疏地環抱住9小小的肩膀。

 

沒事了,不用怕,我就在這裡。

 

===============================

 

9靠著從裙角撕下,已經不太能用白色形容的碎布盡力替45完成包紮。即使仍不斷傳來陣陣劇痛,布料綁在肌膚上的緊實感也讓傷口變得比較沒那麼難受。

 

安全起見,2人離開前徹底搜尋了附近的區域,確認沒有其他還活著的人,也收集了所有可用的物資和武器。

 

等走到回頭也看不見那處廢墟的地方時,柔和的日光已從地平線之下冒出。

 

「…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9有些沮喪地發現,纏在45身上的白布比預期早許多就被徹底染紅。

 

45指指背上的槍。她的腦中正整理著幾個關鍵字:軍事承包商、90wish、改造人形。

 

「靠這個活下去,還有找出意圖把我們變成『人形』的元兇,遲早要讓他們付出代價。」

 

也不用多想,現在的目標再明確不過了,繼續殺人也無所謂,必須兩個人一起活下去。

 

…並且排除所有可能威脅到這一點的阻礙。




评论(1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