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besugar

下不為例

UMP9「我來晚了?」

UMP45「下不為例。」


沒抽到UMP的情人節skin

但是文章打一打就造出45姐了耶耶耶耶耶

==================


UMP45看著UMP9踏上運輸直升機,後者臉上滿是歉意,朝地上的同伴喊了些話,在升上更高的高度之前關上機艙門。

 

「現在是什麼情況?」

 

「補給沒送到,9作為臨時副官已經回去處理了,最晚天黑前回來。」UMP45的眼神瞟過戴著貝雷帽的人形。「還有問題嗎?」

 

「有,404小隊什麼時候成了會因為簡單的警備任務接受人類指揮官管轄的部隊了?之前是為了隱密行動需要協助才找人合作,有必要幫她做一日警衛嗎?」

 

「那個指揮官之前也派了梯隊來幫我們不是嗎?就別計較太多了。」AR小隊還幫她執行後勤任務呢,這句話UMP45沒說出口,但她很想知道HK416聽到這句話的反應。

 

「如果她當初派來的步槍有帶穿甲彈,手槍有帶夜視鏡,而且多個幾人的話,我可能會幫得比較心甘情願一點。」HK416語氣帶著不滿:「妳常說有用處的人可以留著,但45,我覺得妳對『有用』的標準好像降低了。」

 

「這不是我接的任務,是9答應的。」

 

「所以妳到底要不要解釋…等等,9答應的?」

 

「是啊。」UMP45突然想到了些什麼,看了看對方的身後。「G11呢?」

 

「糟糕…忘記把她抱下來了。」

 

時值二月中旬,404小隊剛結束一系列以夜間作戰為主的行動,如果是平常的任務,為了避免出現太多需要事後「整理」的人形,UMP45是不樂意和率領複數梯隊的人類指揮官合作的。但是這次鐵血部署了大量裝甲部隊擋住她們的去路,並不擅長對付此種敵軍的衝鋒槍人形罕見地主動找上總部尋求支援。

 

聯絡總部代表無法完全掌握作戰指揮權,就算有願意完全不干涉戰術規劃的軍官願意協助,她們手下人形的能力和可應用的範圍又是另一回事。

 

少數的好處之一,是不用守在隨時有可能遭到敵襲的臨時據點,可以待在由重兵駐守的指揮部宿舍。平常為了可以即時反應,晚間就算沒有負責站哨,404小隊的隊員仍會把武器放在身邊,力求在一秒之內做好作戰準備,但醒來時發現臉被自己的槍口抵住並不是什麼令人開心的經驗。

 

在總部宿舍裡的話,就不用那麼緊張。

 

把槍放在三秒內可以拿到的位置就行了。

 

UMP9在這種時候總喜歡靠著45的背,45也不是覺得哪裡不妥,畢竟就算是她也知道自己的身體比一把衝鋒槍好抱多了。只是偶爾會覺得空間有點擠,但是如果往另一邊移開的話,9很快也會黏上來。

 

「下不為例喔。」45在躲累時總會這麼說。

 

「好…」9總是這麼回答。

 

然而停止一回後,下一次在同個場合又會重複同樣的流程。

 

9明明對作戰時的一切指令都會確實遵守,就是這點怎麼樣都學不乖,UMP45覺得總有一天要好好和她談這件事。

 

「45,妳有帶酒來嗎?這樣一直等下去也不是辦法。」嗜酒的人形開了口,打斷UMP45的思緒。

 

「怎麼可能,菸的話倒是還有一些。」

 

45熟練地抽出菸並點燃,卻遲遲沒送入口,只是靜靜地凝視夾在指間的橙色火光。想起今晚又會出現在背後的那份柔軟,她用力捻熄菸頭。

 

「…妳不想抽的話,可以給我啊?」

 

隨手將燒過的煙草拋到HK416頭上,45確認自己的黑色皮手套沒沾染任何味道,又補上:「就算要抽也請離得遠一點,別把鐵血也引來了。」

 

「算了,反正離勤務結束也沒剩多少時間。」416少見地沒被45的舉動激怒,只是側過頭端詳她的表情。

 

「別因為9不在就這樣,妳的臉比平常更僵硬了,我寧願妳擺出那張讓人看了就不爽的笑容,妳不是那種人吧?」

 

UMP45並不會單純因為9不在就變得心情煩躁,過去也有很多任務需要小隊成員分開行動,有時到再次會合可能還需要數個星期的時間,分離是早已習慣的作戰必經過程。

 

而且就像416說的,自己不是會被這種事影響的人。

 

那又是為了什麼?

 

是因為最近發生的事嗎?

 

9和指揮官在一起的時間變多了,總覺得哪裡不太對。

 

和總部合作一段時間後,那人將9指定為臨時副官,有時會和她在指揮部討論一些事,如果向9問起,她也只回答「是一些很好解決的事,45姐不用操心」。

 

UMP45不想直接找指揮官詢問,她想從9那裡得到答案。

 

太陽的位置已不及遠方樹梢的高度。

 

========================

 

「G11,別睡著了,如果停止攪拌太久的話,妳要給416的巧克力又會燒壞的喔!」UMP9輕拍G11的頭,以免再度發生險些引發火災的悲劇。

 

在指揮部其中一個燈光昏暗的角落,架起了2個小型瓦斯爐,上面放著經過歲月洗禮後有些刮痕,卻依然耐用的鐵鍋。半滿的水面上浮著與鍋相比顯得迷你的鋼碗,內部則盛著黏稠的液狀巧克力,順攪動方向沿著碗壁流動。

 

甜而不膩的氣味充斥在四周都是冰冷儀器的指揮室,十分的不搭調。

 

而原因則出在兩位404小隊的精銳人形,以及本該維持此處秩序的指揮官身上。

 

「先說好,拜託格林娜之後拿到的巧克力磚就剩妳們現在在煮的這幾塊了,再搞砸的話我也沒辦法。」一身赤紅色制服的女性靠在指揮臺旁,有些無奈的看向一旁放著的幾個裝著黑色不明物的小碗。

 

那個絲毫不避諱對金錢喜好的後勤官,肯定又藉著這個機會削了自己一筆。不過也是多虧了她,才能達成404小隊中顯得比較好溝通的兩位成員的要求。

 

「UMP9,幫妳們做出巧克力的話,妳的45姐就真的不會再找我麻煩,HK416也不會整天想去AR小組的宿舍房間找碴了嗎?」

 

以前只聞其名不見其身的傳說,「404小隊」在三星期前突然出現在這個新成立不久的指揮部,以特殊權限要求指揮官提供梯隊支援。還因為不符合需要的標準,整批人形被她們接手狠狠地訓練了一番。

 

雖然對戰力的成長有極大的貢獻,難纏的事卻總是這個小隊的人形造成的。從她們第一次找上門開始,HK416便不知道為什麼總和M16A1吵架,偶爾還在訓練場大打出手。雖然多次找UMP9協助以控制她的情緒,效果卻總是有限。另外,她們的隊長UMP45最近突然總是用在戰場上瞪著鐵血的陰沉眼神看著自己,和9溝通過後,45手上的衝鋒槍還是好像不知何時就會突然開火。這可不行,自己的資歷還太淺,現在殉職的話補助金應該很少吧?

 

想到這裡,指揮官只得將視線移回,專心地看著努力在鍋子前工作的兩人。

 

「我也不知道45姐為什麼會對妳生氣,通常她不太會表現出對人的好惡的。」UMP9低下頭,確認瓦斯供應的穩定。「雖然不知道原因,但我會和她說說看,畢竟早晚還是會需要合作的。416那邊的話,讓G11多陪陪她就行。」

 

「這樣啊,那能說說妳們想做巧克力的理由嗎?」真的很好奇啊,404小隊來找自己要的不是人形和彈藥,而是鐵鍋和巧克力磚,而且還要幫忙將另外兩人支開免得被發現,不管哪個步驟都是個苦差事。

 

「最近在人形之間傳開來的,人類會在這個時節送巧克力給重要的人。剛好最近解決了一個大任務,想給她們一個驚喜,放鬆一下。」

 

指揮官看著旁邊垃圾桶中,今早才撕下來,寫著「2月14日」的月曆紙團,她聰明地決定不在這方面多嘴。

 

「所以,妳喜歡45啊。」

 

UMP9手中的攪拌勺頓了一下。「G11,別倒那麼多蘭姆酒進去,不然待會很難成形的!」

 

「所以,妳喜歡UMP45啊?」

 

「指揮官!」

 

「好啦好啦。」年輕的軍官不再調侃面頰明顯發紅的UMP9,就算是平時直來直往的9也有如此可愛的少女心這點,就當作是404小隊的秘密吧。

 

拿出同樣是拜託後勤官事先準備好的模具,她笑著說:「該執行最後一步了,看看時間,妳們快趕不上天黑啦。」

 

============================

 

直升機再次回到UMP45和HK416的視線中時,連夕陽的最後一抹餘暉都不存在於地平線之上。

 

「9,妳遲到了,任務已經結束了呢。」

 

「那個,其實…」

 

「我知道,任務根本不存在,還有這裡是模擬訓練場的事。剛剛WA2000和春田經過的時候告訴我們了,其中一人的表情,好像我們妨礙了她們約會一樣。」UMP45危險地瞇起眼,審視從不曾向自己說謊的妹妹。

 

「所以可以請妳們告訴我,把我和416丟在訓練場一整個下午的理由?」

 

首先打破沉默的是G11,她無視45散發的嚴肅氣息,走到站在一旁的HK416面前,從袋中掏出一個包裝不算精美,卻看得出十分用心的小型布袋,混著酒香的甜味在同一瞬間擴散至四周。

 

「這是…」

 

「情人節快樂。是這麼說的吧?9和指揮官都告訴我,對416應該要這麼說。」

 

「該說真難得會把吃的送給我嗎…?謝謝。」416的聲音越來越小,到後半句就像把話含在嘴裡說一樣,不過只要站最近的G11能聽到就行。

 

9抓緊G11讓氣氛緩和的時機,開始向404小隊的隊長解釋。

 

「因為之前聽到總部裡的人形在談…關於情人節的事,所以我和G11拜託了指揮官,請她協助我們做巧克力,當作給妳們的驚喜。」UMP9因為緊張有些手忙腳亂,但還是好好地拿出了一大塊由紅色包裝紙保護的心型巧克力,上方還用了黑色絲帶裝飾成一朵花的模樣。

 

「45姐,情人節快樂!」雙手將巧克力遞到45面前。

 

「9,人類的情人節應該是2月14號,是在昨天喔。」

 

「咦?是嗎?那…抱歉,我來晚了,包括這個巧克力,還有剛剛沒準時來接妳們的事。」UMP9微微低下視線,覺得臉部稍微有些過熱。

 

就在她以為45要繼續對自己思考的不周全說教時,對方已接下她手中的物品,頭也不回地轉身朝直升機方向走去。

 

「該走了,這個季節的晚上只會越來越冷。」

 

後頭的三人只互相看了一眼,隨即跟上。

 

返回指揮部的直升機上非常安靜,吃下酒心巧克力的HK416和G11很快就睡著了,一天之內跑了兩趟的UMP9坐在45旁邊,也開始打盹。

 

45正想著離開座位讓9躺好,順便再拿條毛毯給她時,9已經把頭靠在45的肩上,一隻手還微微捏住她的衣袖。

 

看著放在一旁的心型禮物,45用另一隻手拿下自己掛在椅子背後的黑黃色外套,輕輕地蓋在9的身上。而原本被抓住衣袖的手不知道什麼時候改為被雙臂抱著。

 

「下不為例喔。」UMP45不確定自己是帶著什麼心情說出這句話的。

 

她覺得抱住自己手臂的力道似乎又更緊了一些。


评论

热度(60)